美国式禁忌4在线看

中國制造迎來黃金五年

吴晓波:《2016,中國制造迎來黃金五年》

     未来不是黄脸婆的五年,不是让我们沮丧的五年,而是一个制造业的黄金五年。
 

     近日,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作了题为《2016,中國制造迎來黃金五年》的演讲,中国制造业究竟该怎么转?有哪些机会,哪些陷阱?

本文內容根據演講實錄整理:
 

未來五年,中國産業經濟的所有命運都掌握在自己手上。


現在:今天爲什麽制造業賺不到錢?

 

     我们今天的制造业为什么很困难?第一,我们在制造业上以前所具有的三大优势,成本优势、规模优势、制度优势,基本上丧失了。不是我们不聪明,中国越来越有钱,中国人敢于消费,行业还能保持10%-20%的增长,为什么赚不到钱呢?
 

不是你變笨了,而是你原來的競爭優勢喪失了。當今世界最可怕的是核心競爭能力突然間喪失了。我們說轉型,就要獲得新的能力、新的工具、新的商業模式。這個是我們今天所面臨的問題。
 

第二就是互聯網的沖擊。大家很憤憤不平,天天上班,早上八點上班,晚上六點下班,工作十多個小時,我的淨利潤只有3%,5%,做外貿的話連3%都沒有。然後有一些企業,每年的淨利潤有20%-30%,百度淨利潤35%,阿裏36%,深圳的騰訊28%,互聯網對制造業造成了極大的沖擊。
 

第三是供需錯配。爲什麽大家到香港去買奶粉?爲什麽到日本去買眼藥水和電飯煲、馬桶蓋。迪拜有一個山泉酒店,有將近五百間房間,去年的聖誕節,五百間房間裏面490間是中國人。

 

新机会:黄金五年 三个战略新起点

 

中國制造業現在有三個戰略新起點。哪三個呢?
 

第一,互聯網已經成爲了普惠性工程,它是我們的基礎設施。
 

基礎設施的兩個特點,無所不在,非常便宜。如果你問BAT三個老板說什麽叫互聯網,他們會告訴你一個標准答案:互聯網是連接一切。

我們現在跟互聯網公司打交道,最頭痛的事情是需要向他們買流量,百度競價排名、去淘寶開店,都是流量。爲什麽能夠通過流量來賺我們的錢呢?因爲連接是他們完成的。

但今天的BAT全部面臨一個新的挑戰,是因爲流量爲王的時代已經結束了。未來在互聯網上賣東西,如果你的生意仍然要借助于流量分發的話,你的成本會比較高。

今天爲什麽出現很多網紅、直播模式、社群經濟,都是對流量爲王的反駁。互聯網啓蒙時代已經結束了,已經變成了我們的基礎設施。

未來最主要的能力,就是怎麽樣跑步跑得快一點,怎麽樣把水變成飲料、酒,變成一個我們可以用的工具。我們的根本是什麽呢?我們的根本還是做好一雙鞋子,做好我們的衛浴。

我們不能因爲這些互聯網的企業家而喪失信心,也不要把命運寄托在BAT身上,馬雲也好,馬化騰和李彥宏也好,他們全部都是我們的工具提供者而已。

這是一個新的起點,互聯網發展到今天,工具革命已經結束。在虛擬競技上,未來五年內不再發生任何意義上的工具革命。
 

第二,全球的第四次工業革命。
 

怎麽能提高勞動生産效率,怎麽能叠代産品,全球的制造業都在想這個問題。重振制造業這個話題爲什麽以前不談,今天才開始談。

在美國,奧巴馬對制造業非常重視,提出美國制造業再造計劃,日本叫日本工業複興計劃,德國叫工業4.0,中國叫中國制造2025,爲什麽德國、美國、日本、中國,重新把國家戰略放到制造業上。是因爲信息化革命已經結束,互聯網已經變成了普惠性工具。

我們在全球制造業上,1978年我們和美國人、日本人差30年的話,如果到1998年還差五米,今天我們會跟他們差半個身位。

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美国人和德国人的路径是不一样的,中国是夹在中间。美国人认为,我的战略计划是要很多硬件,比如说要搞航天飞机,要搞无人汽车,要搞VR系统,美国人会把它过去20年所主导的信息革命的成果继续放大。美国汽車行業的复兴,现在的领头人叫马斯克。

德國人,隱性冠軍。他們從來不會産生像喬布斯、馬斯克這樣的企業家。但在漢諾威,我們看到很多生産革命。德國一個生産線,全世界工業4.0的標准工程。民營企業家跑到漢諾威,去到那裏以後回來有人問去漢諾威有什麽體會?三個體會,盯住德國人,學他們的生産線革命和車間革命。學習美國人,買賣全世界。在未來的幾年內,買全世界制造業中間産業的部分,可以極大地取勝

第三,消費升級誘發供給側改革。


我認爲這個詞是未來五年十三五規劃期間中國制造業改革的一個核心戰略。這說明什麽呢?說明中央政府對制造業落後産能淘汰的決心已經下定了。

供給錯配,錯配會産生勢能,這個勢能叫適配勢能,只要把它配起來,就有機會。供給側改革,是因爲現在不能滿足中國新的消費人群的消費需求,他們是中國的中産階級。

中國企業家面對全球最大的本土市場創新不足,不是企業家不聰明,這些企業家是最精明的。爲什麽?

一是因爲中國沒有消費者願意爲你的創新買單。中國的消費者相信四個字“價廉物美”,能夠很便宜的買到全世界最好的商品。

二是因爲沒有人能爲你的基礎研發買單,所以你根本不會投錢在基礎研發上,會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兩個地方上,第一,降低成本,第二,擴大規模。

這是中國企業家的毛病嗎?不是,全球企業家都是,美國也是這樣。1920年代是美國中産階級崛起的年代,美國變成一個車輪上的國家,美國人開始願意爲美國精神、美國文化、美國價值觀、美國審美開始買單。後來就出了一大堆的具有美國文化標志的品牌。

日本從1970年開始關心要爲日本消費者服務,因爲1970年開始産生中産階層。

今天的中國,出現了1920年代的美國,1970年代的日本,有1.5億的中産消費。

爲什麽說制造業到了黃金五年的開始,過往成功的優勢都喪失了,我們可以清零?

首先我們現在站在新的起點上,互聯網已經成爲普惠工具,我們不需要再對互聯網恐懼;第二,在硬件革命上,中國跟全球制造業大國一樣,我們處在新的工業4.0的基礎上;第三,本國消費者出現革命性的變化。未來五年成功的人,就是建立在這三個起點上。

 

大公司:未來要重視兩大革命性的推動力

 

中國大公司未來五年,有這幾個特點,第一,失去成長對標。到2016年以後,對中國大公司來講,競爭時代已經結束了,所有大公司已經失去對標。

當我領導全世界的時候,我就在想,我有沒有創新一種全世界沒有的管理模式和商品模式,不是沒有可能,要變成必須。

未來5-10年內一定會出現中國式的管理思想。美的也好,海爾也好,開始到全球去買制造業,中國公司未來的全球化特征會越來越明顯。

第二,管理開始模式變革。未來公司管理徹底扁平化,管理扁平化以後公司會出現無數的突擊隊,未來公司不再是金字塔,都是突擊隊模式,一個一個突擊隊,突擊隊去打一個行業,是什麽樣呢?是經典爆品,突擊隊模型+經典爆品模型,未來的企業是這樣。

大規模的集團作戰面對不確定性的市場創新,大公司的組織能力已經瓦解。在這個創新意義上,大規模的組織已經喪失了,首先組織結構上要分化,未來的組織創新非常重要。

第三,我們將參與全球的技術創新。在剛剛公布的2015年全世界申請專利最多的企業中,第一名是華爲,第二名高通,第三名中興。華爲已經連續兩年第一,去年華爲申請專利2600多項,這些企業值得大家尊重和學習。

中國的中小企業也一樣,積極地參與全球的技術創新。未來五年中國大型企業數量還會增加,但是它的成長方式將跟過去完全不一樣,不在是基礎、成本、規模優勢上,而是在管理模式變革和技術創新上。

在這個變化過程中,有兩個革命性驅動力,對所有的企業是最關鍵的。第一,互聯網革命。互聯網革命現在帶來什麽?首先是觀念,領導人的老化是觀念老化+能力老化,然後是工具,你會用互聯網的信息工具,大數據、雲計算,重新再造企業的基因,最終變革出現三個東西。

第一,重新定義渠道。

娃哈哈最大的能力就是在全國建立龐大的營銷體系,在杭州生産一瓶礦泉水一塊錢,賣到蘭州、拉薩還是一塊錢,中間所有的渠道商、省代、零售商全部都不賺錢,但這些老板跟著賺了大錢。

未來,如果你利用大數據的話,會出現什麽結果呢?真正極致的模型是車間和消費者之間沒有任何的渠道,這一天一定會到來。

我們在中國尋找這樣的企業,最終是工廠生産出來直接到達消費者,中間沒有任何的渠道商,因爲只有這樣,我和消費者之間所有的信息才是互動的。

最終的革命就是所有的渠道都會不見,所有渠道都不見的話,制造業的利潤會成倍增加,這是重新定義渠道。

第二,重新定義技術創新,我們有很多技術創新平台,未來會開放。

未來的競爭,徹底的平台化,企業的能力會被重新定義,當能力被平台化以後,會出現一件事情,這是現在中國科技界正在談的話題,結構式創新。

家長給孩子買回來樂高遊戲,每一個孩子拼裝出來的樂高玩具是不一樣的,都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也就是說,做任何産品的時候,通過結構式創新,你只需要1%的能力就可以。

第三,重新定義消費者。以前生産完東西,通過廣告渠道賣給消費者,産品好的話會持續消費,再來買我的東西。

但今天,大部分已經被結構化了,未來真正的消費者將不是單向B2C,而是三位一體,消費者掌握了購買的主權和産品設計的主權,甚至掌握了産品投資的主權,現在是消費者全時代的到來,這是互聯網帶來的結果。

 

互聯網第二個革命是什麽呢?硬件革命。重要的不是成爲第二個雷軍,而是要超越雷軍。運用互聯網工具的同時,要了解這些東西,柔性生産線、機器人、傳感器、認知技術、VR技術等等,這些東西將成爲我們的標配。

如果沒有柔性生産線的話,消費者關系的改造將是一個概念,沒有機器人的話,定制化生産,勞動效率的提高,也會是一個概念……這些東西是我們在德國看到的,美國也在改。

我爲什麽說很多企業會被淘汰掉呢?德國有一批非常厲害的隱性冠軍,隱性冠軍有三個特點:一是在一個細分行業中全球第一;二是銷售額一年大概三至五億美元左右;第三,它不爲人所知。

德國這樣的企業將近有三千家。我們做了一個調研,認爲未來五年內,將近三千家隱性冠軍中的40%會消失,硬件革命把這些隱性冠軍的制造優勢瓦解了。這是兩個大的革命性的驅動力,對企業來說非常重要。

 

消費升級有哪些特點?

 

消費升級有這些特點。

第一,圈層化。

我們講中國出現1.5億的消費人群,他們和大部分的市場在哪裏呢?圈層。大家知道一些品牌手表的價格,最便宜的是一千元人民幣,最貴的是一百萬人民幣,他們屬于不同的消費者。

一個企業爲什麽有那麽多的品牌?因爲消費者是被圈層的,不同的消費者有不同的需求。一對剛剛結婚的小夫妻,他們對手表的訴求和對一張床墊的訴求,和中産階層者是不一樣的。

第二,性能比。我們去年講馬桶蓋事件,中産階層消費者最大的特點是什麽呢?他願意爲好的服務買單,願意爲好的性能買單,願意爲好的技術買單。

第三,人格體。今年最熱的兩個詞,網紅和直播。中産階層消費在未來,“喜歡”這件事情將超過“必須”,“軟的”將超過“硬的”。審美的背後是價值觀,是人格,每一個品牌背後都有一個人格體。

第四,定制化。“紅領”是中國最早做定制化工廠的,整個生産線柔性化,中國未來這樣柔性化的生産車間,基本上所有的領域都會出現,定制是去渠道的根本化。

第五,直銷型。“名創優品”的創始人,是一個70後的企業家,是過去兩年最大膽的人,他告訴我怎麽樣在沿海地區整合最好的制造能力,怎麽樣在北京、上海、深圳選擇最好的黃金地段,把這些商品放到裏面去,怎麽樣讓我的商品在七天時間裏面産生反應。兩年多發展非常快,直銷模型。

中國的西裝、家具、服裝業,這些行業都發生了種種的轉型變革。我們面向未來,存在著巨大的不確定性,但是我們已經形成了新的戰略起點,已經有一些公司在我們前面探索出了新的商業模式。

未來不是黃臉婆的五年,不是讓我們沮喪的五年,而是一個黃金五年。

 

未來五年:要活,你必須要具備這樣的能力

 

但未來的五年,一定是大淘汰的五年,我們要在五年後還能夠聚在一起,一定要形成這樣的能力。

在生産上我們要形成柔性能力;在研發上要實現單點突破的爆品能力;在營銷上我們要學會運用大數據;在價格上擺脫成本定價模式。

必須要讓自己的企業盡快證券化,未來這個世界就是證券化的世界。一個企業獲得利潤的能力來自于兩個部分,第一部分來自于産業部分,另外一個能力來自資本化的能力。

通過賣這些東西形成了一個産業預期,怎麽樣把這個産業預期通過證券化、市盈率變成資本能力,通過資本能力變成産業化擴大的驅動力。

今天的中國,企業證券化的渠道已經非常廣泛了。你有無數的方式,讓自己的企業證券化。讓自己在制造業形成勢力,盡快的拿到現金,把這個現金變成制造業的另外一部分能力,不斷往前走。

如果這樣做的話,是幫了中國一個大忙,幫了自己一個大忙。今天中國制造業的資本運作能力是兩個翅膀,千萬不能變化單翅。我認爲中國制造從成本優勢、規模優勢,制度優勢變成今天三個新的優勢。

第一,互聯網工具。

互聯網是一次基因再造,改造我們所有跟消費者的關系,改造我們的生産線,改造我們幾乎所有的能力。

第二,工匠精神。

如果你只具有互聯網的能力,只用互聯網改造企業的話,其實只是完成了改造的一段,對于制造業來講,制造一雙皮鞋的最大價值,不是因爲營銷做的好,而是穿這雙皮鞋很舒服。

第三,我們要改變我們的創新能力,積木式創新,我們要開放我們的創新平台,我們要成爲全球産業變革中的一部分。

什麽叫新中國制造,雖然要把它改變命運,但我們還是要回到制造業的産業本身,無非是變成了一些新的因素。(作者爲財經作家,《吳曉波頻道》作者)